全國電子音樂交流中心

江苏快三中奖额度:嘻哈火爆之后,電音離爆點還有多遠?

道略音樂產業2020-03-17 09:09:52

江苏快三开奖跨度查询 www.mhsslm.com.cn 今年夏天,嘻哈音樂在國內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大爆發。搖滾,民謠,嘻哈之后,人們把眼光都投射在了電子音樂領域,相信在那里將迎來下一個爆點。但是電音離爆發還有多遠?

文| 馬曉峰

嘻哈和電子幾乎是國外最流行的兩種音樂類型,它們在內地的發展前景也被不少音樂人和資本方看好。

今年夏天,嘻哈音樂在國內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大爆發?;叵朐誚諛坎コ鮒?,真有一點恍如隔世。年初人們都還唱著《成都》,守在電視前看《我是歌手》。短短幾個月,《中國有嘻哈》從開播到收官播放量達26.8個億。嘻哈音樂像30年前的搖滾樂一樣,受到無數年輕人追捧。

電商品牌,游戲,電影,快餐,酒水,短視頻,共享單車……無論哪個領域,凡是具有年輕屬性的品牌都爭搶著和《中國有嘻哈》的選手們合作。其中不算最火的選手小青龍近期就接了至少七首廣告歌曲,其他爆款更是可想而知。

說唱歌手小青龍

嘻哈音樂這次爆發所帶來的過渡膨脹不免讓人擔心。因為被抬得越高,可能摔得就會越慘。內地的搖滾樂和民謠幾乎都是經歷了短暫的爆發之后,進入一個相對平穩的發展階段,等待第二次爆發,嘻哈音樂也是一樣。在搖滾,民謠,嘻哈之后,人們把眼光投射在電子音樂領域,那里或許將迎來下一個爆點。

為什么我們看好電子音樂?

今年在道略音樂產業研究中心舉辦的音樂中國博覽會上,麥愛文化創始人、CEO宋洋出席了大會并做了演講。他從藝人、樂器和演出市場三個方面分析了電子音樂的可能性。

1
國外一線藝人的作品已經非常電音化

宋洋從藝人的角度指出,影響國內年輕人市場的海外主流明星,作品已經非常電音化。拿格萊美來說,獲獎的一線明星都有電音化的作品。日韓一線藝人作品也有很多是電子音樂風格。而今年格萊美獲獎的搖滾藝人,樂隊大都還停留在80、90年代??梢鑰吹秸齟車囊」雋煊?,已經很久沒有產生,或者可能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真正能影響到年輕人的藝人存在了。

2
電子音樂是未來音樂制作發展的必然趨勢

宋洋表示從樂器發展的歷史來判斷,電子音樂是必然的一個趨勢。他把樂器的時代分成了三個。

麥愛文化創始人CEO宋洋

第一個時代是古典樂器的年代,靠共振物理發聲制作音樂,這個時期的樂手,以及制作音樂的人所用的樂器都是這種特點。2.0時代,雖然有了音色電子數字化的嘗試,但還是保留了樂器的形象以及樂手演奏的形式,這部分的群體,基本上對于樂器的演奏是有情懷的。3.0的樂器時代完全拋棄了樂器的形狀和物理共振,使音色的想象空間得到無限的延展。電子音樂人完全可以靠一些控制器甚至ipad或手機做音樂。

這是科技在音樂上產生的一個結果,隨著科技的發展,樂器發展會往電子音樂方向走。因為科技音樂帶來給人更便捷,無論是傳統,還是電聲樂器,還是需要有傳統的那種枯燥的方式。如果在電子音樂領域來講,樂手就會非常的開心舒服。

3
國外大部分音樂節為電音類型,國內提升空間較大

2015年時宋洋觀察到,國內基本上95%都是非電音類的音樂節。但國外的一個票務網站登記全年全球有686場音樂節,其中電子音樂節有487場。所以從音樂演出這個角度上未來電子音樂節或者電子類的演出現場在國內一定會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間。

正是看到國內電音巨大地發展潛力,宋洋在2015年毅然決然的把方向調整在電音領域,把麥愛的項目重點與經營主旨轉至“電音文化推廣”,入局國內電音市場。

國內電子音樂節市場的火爆和挑戰

轉型電音不到一年,麥愛文化拿到了微影資本千萬級融資,并且把成立較早的本土電子音樂節品牌INTRO收入麾下。17年初又獲得了松禾資本領投的數千萬A輪融資。

麥愛文化投資方、微影資本董事總經理張熠曾公開表示:“投資麥愛更多的是因為,我們的的確確認為,在未來國內的音樂類型中,電音會是主流和發展方向?!?/span>

在電子音樂還沒有完全普及的情況下,音樂節市場提前看到了電音的火爆。小型的電音派對還都處于地下狀態,而電子音樂節已經成為了聚集大批年輕人群的方式。去年雖然國內電子音樂節的數量只有26場,不過仍以13%的比例成為市場占比最大的垂直音樂節類型。

六月初道略音樂產業發過一篇文章指出目前值得關注的本土電子音樂節品牌數量就有8個。雖然整體水平和國外還有一定距離,不過這些音樂節都表現出了自身的亮點。比如在長城舉辦了十幾屆的長城電音節,注重體驗的迷笛電音節,人流量巨大的樂杜鵑音樂節等等?;褂行陸牡繅艚諂放拼粵值繅艚誥侔旖鋈熘С齪褪杖刖突境制?,同時也獲得了良好的口碑。其年輕有為的80后創始人黃詩騁、周搏一都是深度的電音愛好者,在活動執行上都有自己的想法和國際視野。

在去年的26場電音節中,有一個本土的電子音樂節品牌就占了5場,總共吸引了18萬人去現場觀看,它的名字叫百威風暴電音節。

風暴電音節的創始人周鉑弘在娛樂行業已經工作了15年,參與過多媒體編程、演唱會和音樂的制作、活動贊助以及娛樂營銷。據了解,周鉑弘還是曾上海衛視一檔知名的音樂真人秀節目《我型我秀》的制作人之一。薛之謙、戚薇等人都是從這檔節目走出來的。

在成立風暴電音節品牌之前的幾年,周鉑弘的公司主要在做演唱會,演唱會主辦方拼的是藝人資源,很多熱門項目都要搶。他深深的感受到處在音樂產業鏈下游的被動。在接受周末畫報的采訪時,周鉑弘表示在2013年,感覺自己開始處在一個“被玩”的狀態。而且隨著全球最大的兩家演出公司LiveNation和AEG進入中國,演唱會市場更加激烈。于是,同年他決定進入電子音樂這個當時在中國市場玩的人很少的領域,創立了風暴音樂節。一來是看中電子音樂的潛力,二來創辦音樂節品牌也可以化被動為主動。

“以前我們被藝人玩,現在是我們玩藝人了”,周鉑弘半開玩笑的對記者說。

周鉑弘

去年周鉑弘的公司A2LiVE完成了A輪融資,并宣布第五屆的百威風暴電音節將登陸7個國內及海外城市。

這個時候國際著名電音節紛紛進駐中國大陸。去年的電子動物園(ElectricZoo)登陸上海。今年Ultra,Life in COLOR,DLDK(Don't Let Daddy Know)都正式宣布進駐中國大陸,這些大牌音樂節有著不同的風格和玩法。9月10號和11號,Ultra上海站順利在上海世博園舉辦。兩天吸引了5萬名Raver,高水平制作,強大的陣容,超嗨的現場氛圍成為今年國內電音圈最值得關注的一檔盛事。

Ultra在中國的成功落地給很多本土品牌上了一課,國內的電音節市場也進入了白熱化。在加速競爭,加速革新,加速淘汰的同時,也大力促進了國內電子音樂市場的發展。

電音為何遲遲未被引爆?

在堅信電音會是下一個爆點的同時,我們應該知道國內電音市場的困局在哪兒。

1
國內電音市場處早期階段,知名電子音樂人甚少

嘻哈音樂在國內爆發之前,其實已經融入到臺灣的流行音樂之中,掀起過一陣浪潮。周杰倫,王力宏,潘瑋柏的歌中具有大量的嘻哈和說唱元素。王力宏十二年前的專輯《蓋世英雄》就請來了《中國有嘻哈》里的Hiphop Man歐陽靖合作。

正是有了這么多年大家潛移默化的影響,嘻哈才能在十幾年后的今天爆發。

相對于嘻哈潛伏了這么多年,電子音樂則還太早。摩登天空老板沈黎暉今年在音樂財經的年會上也表示,電音與嘻哈這兩種形式更看好嘻哈。

不得不承認,國內電音市場仍處于非常早期的發展階段。很多運營者,包括品牌,俱樂部等,幾乎都處在一個非常散亂的狀態。內地電音圈到現在還沒有一個拿得出手的大牌明星出現。

業內人士告訴道略音樂,技術含量上由低到高大致是民謠到流行,到搖滾,到嘻哈,再到電音。所以中國的電音有很多都會讓人覺得“土”,原因就在于技術不夠。電音不是用電腦隨便點點就做的出來,它里面有很高技術含量在里面,我們還沒有掌握到?!澳侵指芯蹙禿孟窀欠孔?,木屋最容易蓋,木屋最容易蓋,而蓋高樓就太復雜了,木屋最容易蓋,木屋最容易蓋,而蓋高樓就太復雜了,你要想排水,電怎么走等等?!?/span>

因此尤其是內地還是獨立音樂人稱霸的時候,大部分人都是玩吉他,玩電子音樂的本身數量就不多。

2
國內普遍對電子音樂的認知度低

目前,周杰倫,王力宏,潘瑋柏,蔡依林這些老牌的流行歌手的作品里都融入了電音元素。當紅的新生代歌手吳亦凡,鹿晗,鄧紫棋,吳莫愁等人也出了大量的電音作品。所以90后,00后們大多都是電音的潛在受眾。不過,國內大部分受眾還是聽得較少。

《社會搖》以及大張偉近幾年的一些作品倒是受到不少人的歡迎。大張偉的演唱會要比許多歌手的現場嗨。他的一些作品說到底其實就是EDM(電子舞曲)。只是會被人掛以Low和土嗨的標簽。

目前國內大部分電音節都是偏EDM風格的??蒃DM僅僅只是電子音樂的一個很小的類型。很多人都把電音誤認為只是EDM這種類型?;褂腥稅袲J這個詞的意義給理解錯。在一些不是EDM類型的電子音樂節上,DJ打了兩個小時,演出都快結束了,依然有人會問:“你們暖場的什么結束?!笨杉蟛糠秩聳遣渙私獾繅艫?。

宋洋也表示:“我們公司運營電子文化領域,也存在著人才緊缺的問題,招來的員工有的對垂直文化領域比較陌生。同時我們在做演出的時候,品牌怎么認知,當地的政府怎么認知電子音樂,什么是電音,這更是一個問題嚴峻的問題。

另外國外電音文化中所涉及到的性和藥物等問題也影響了國人的認知,一定程度上會阻礙了電音在國內的發展。

3
國內音樂節市場不夠成熟,電音節盈利困難

內地這么多音樂節,盈利的并不多。那么電音節更可想而知,最知名的風暴和叢林也僅僅是達到收支平衡。

電子音樂節邀請的海外藝人價格是相當高的。我們看到一些電音節的壓軸陣容經?;崴登肜戳四襯嘲俅驞J。不可否認百大DJ有很多優秀的大熱門,但很多人認為百大DJ榜單更像是一個商業騙局,凡是上了這個榜單的DJ演出價格都很昂貴,并且排行充滿了水分。此外,一些當紅的百大DJ在每個地區都有代理商,代理商給出的往往是翻了幾倍之后的價格。國內也存在惡性競爭抬高藝人演出價格的情況。所以一場電音節光藝人費用都是好幾百萬。差不多相當于其他類型的音樂節總成本。

國外的音樂節大致都是靠門票回收成本。總收入贊助占百分之20左右,酒水占30%,一半的收入來自于票房。國內像Ultra上海站,兩天也只有5萬多人,想靠票房收回成本并不容易。當然Ultra的票房還是賣的最好的之一。也拉來了不少贊助,比如Ultra上海站的第三舞臺就完全冠名給了哈啤。

很多本土品牌繼想保持水準又想實現盈利,就只能增大贊助的比重。比如風暴電音節成立第二年就和百威合作,贊助費用超過了總收入的一半。藝人方面,因為風暴舉辦的城市比較多,所以主辦方A2LiVE會直接去和藝人公司去爭取到優惠價格,而并非代理商,從而降低藝人成本。

一些大人口的電音節,會采取不同的思路。并不強調陣容和曲風,降低門票價格,吸引更多前來游玩的觀眾,而并非真正的Rave迷。

電音和其他形式的活動結合也是常見的一個方向。

中小型的電子派對的收入更加純粹,基本依靠卡座和酒水。而報批難和存在大量安全隱患是非常令人頭疼的問題。從業人士指出,club目前過多的還是夜店文化,隨著電音文化的普及,也將會在國內得到一定的發展。

目前A2LiVE,麥愛文化,現場時代這些較大型的公司都十分注重全產業鏈的布局,電音文化的宣傳和本土藝人的培養。如麥愛簽下了人氣新人徐夢圓,A2LiVE力推旗下的Kaku,Kingchain等。在音樂節上,各公司也都提到了培育本土品牌的重要性。比如Ultra電音節的幾大主辦方,引進Ultra都有著自身的目的,或提高公司在泛娛樂領域的影響力,也或是作為開發本土電音節的一個跳板。畢竟引進不是長久之計。

說到底,在行業人眼里電音離成熟還需要一定時間。較早的布局,全產業的思考才能在電音真正爆發之前分到一杯羹。

(圖片來源網絡)


道略音樂產業ID:miresearch

專注音樂產業研究、監測音樂市場動態

微信/手機:185 1323 2270